• 都巿大障痛

    我們也應該支持政府在推動無鉛汽油使用,觸媒轉換器更替,和汽機車排氣測試工作,因爲空氣、水源、垃坂等問題,一再循環惡化的結果,已經非常嚴重地損害了大衆的健康。臺大醫院的謝貴雄醫師就對我們說,「實際上這幾年來,環保局是有努力在做事情,看起來空氣污染的程度,跟十幾年前相比,確實是有進歩,可是還是沒有達到一個理想的程度,而且這種程度,對人體目前,還是可以造成傷害的。譬如,空氣污染對呼吸道,像眼睛、鼻子,還有氣管,只要是人們在外室內設計活動,不管是成人、小孩,都會受到某程度的傷害;而人的年紀愈來愈大,受傷害愈厲害,最後就變成對肺部造成沒有辦法復原的傷害,也就是所謂的「肺氣腫」。 有這種傷害以後,容易引起種種病毒,種種疾病的感染,所以會再引起氣管炎,或者肺炎這類的疾病,目前不管是工廠廢氣或是汽機車出來的廢氣,這對我們人體來講,是相當嚴重的。另外在水源方面,野外的水源如果遭到污染,一旦透過飮食進入我們體內,遲早會破壞體內器官正常的功能,所以最後不管是空氣,食物或水源污染,幾乎使我們的器官沒有不受到傷害的。 有不少人可能認爲,戴口罩可以保護自已不受污染,事實上那是沒有用的,因爲口罩是不能隔離有毒氣體的,除非你戴防毒面具。」當然,一定沒有人可以忍受戴防毒面具上街的日子,因此,行政院環保署計劃在公元一 一〇〇〇以前,用新臺幣一兆元的經費,徹底解決我們現在的環保問題,各項「廢棄物處理法」立法的腳歩,也在加快當中,而內政部釐訂的「公害法」和市政府的「都市計劃土地使用分區管理規則」,也有待我們市民的瞭解和遵行。一例如,我們如果不希望色情行業,或地下修車廠,污染我們的住宅區,就應該積極反應我們的想法,讓法令確立,把這些違規營業,徹底趕出我們的住宅區。我們眞的需要一種新的生活態度,來洗淨自己和城市的靈魂深處。 還給它淸新,還給它美麗,還給它尊嚴,還給它自信,也讓我們的城市居民,成爲世世代代最有福氣的臺北人。陣痛之後的臺北城,明天是否會更好或許我們並不很淸楚臺北的都市計劃是什麼?它的細節是哪些?但是事實上,有關於都巿計劃的種種事務,多年來卻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也逐漸地在都市生活當中影響了臺北人的性格。臺北人的脾氣好不好?臺北人對自己的城市夠不夠關心?相信每一個人內心當中的答案都是差不多的,因此,我們實在是應該對影響我們都市和居民都非常深遠的公司登記計劃,去作一個進一歩的瞭解,以便於幫助我們去掌握它將來的脈動,將來的走向,幫助我們擁有一個自主,又有尊嚴的都市生活,這也是我們今天要跟您探討的主題「都市大陣痛」。

  • 義憤塡膺

    在我們實地採訪過程中發現:許多市民由於住宅附近的色情入侵住宅、啤酒屋的噪音盈耳、飈車的瘋狂場面等等現象,十分地無奈,也十分的憤慨,他們都表示,只要政府訂出法規,是有利於市民居住權益的,他們一定全力配合,他們更認爲有關單位,必須針對巿區各住宅羣,作深入硏究,做更有室內設計計劃的統籌管理,才能切合實際。 新時代基金會的董事長李伸一就表示:「以世界上的都市來講,臺北具有山、有水的美好條件,但陽明山被濫葬了 ,淡水河是臺灣的烏龍江,同時,擋水牆也把人民的生活隔絶,因此事實上以生活品質來說,都已經構不上大城市的生活水準,因此更應該發起新生活運動,建立一個淸新而有秩序的都市。」也許你聽過:有人在感慨臺北環境品質的低落之餘,喊出了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形容詞:「臺北淪陷了」。的確,今天的臺北,在政治、經濟、自由民主化的發展,固然是足以傲誇世人,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臺北人的確被陷在交通、環保、治安的困境裏面,亟待掙脫。面對生活環境品質嚴重惡化的事實,有一個相當有名的專欄作家李南衡先生提出的觀念,很可能提供我們作參考。 他是這樣說的:「很多人勸我們忘掉自己,我卻提醒大家勿忘我。 當我們埋怨交通混亂時,別忘了問自己,開車或是走路,是否都堅持交通規則呢?當我們指責環境遭到污染時,別忘了問自己,郊遊野餐的時候,垃坂處理了沒有?當我們感慨生活環境太吵太鬧時,別忘了問自己,是否有意無意製造嘈雜的聲音呢?當我們慷慨激昂,義憤塡膺,埋怨這個,責備那個時,別忘了告訴自己,我們當中有個小小的我;保護我們的環境,可以由這個小小的「我」開始。」行動派?理論派?臺北人,請為城巿再造新鮮派!也許這樣講,還是太抽象,那麼我們這樣做吧!譬如說,我們都應當知道,我們平常習慣用的塑膠袋,它的製造過程,不但會形成嚴重的污染,使用後拋棄,更形成嚴重的垃坂問題,因此,我們應該提倡,能夠少用一個,就少用一個,我們也應該促請政府立法,訂定期限,禁止生產販賣塑膠袋。 而我們也應該支持政府的設計立法,要求寶特瓶和寶麗龍免洗餐具的業者,自行負責回收,否則應予以重罰,因爲,就以每年國內消耗的一億兩千隻寶特瓶來說,它是不會分解,不能腐爛的垃坂,而許多人用後隨手一丢,常會隨波逐流,阻塞水溝,造成洪患和水源處理上莫大的困擾,只有我們聯合起來,抵制這類危害環境品質的產品,我們的未來才有希望。我們更應該支持垃坂分類,一方面可以防止有害物質污染水源,一方面更可以使地球有限資源再生,使更多的人得以分享。 ,

  • 行情竄生

    譬如我們自已的居住環境四週,如果沒有汜濫的色情行業,到處亂掛招牌,或者讓你生氣憤怒的交通、空氣、垃坂、水源等問題,我們希望都能有妥善的處理,那麼,就該對這些公共事務的現況,多瞭解一些,該配合的去配合它,不合時宜的馬爾地夫法令,我們就該極力促成它的修正,這也就是我們現在想要和你探討的主題:「生活品質大追擊」高污柴?低品質?臺北人,你為什麽不生氣?生活在一天比一天繁榮的臺北,我們在眼見股票行情竄生,房價日漸狂飇的情形下,心裏卻明明白白地浮起一個問號?爲什麼臺北的生活品質一天比一天糟?也許,幾十年來經濟繁榮的代價究竟是什麼,很少人能淸楚地理出個頭緖來,不過,強烈地警覺到:再不注意環境品質的維護,不確立各種法令的基準,不貫徹執行住宅法令的公信力,會使我們生活的地方,很可能在未來變成像「垃坂島」、「公害島」一樣的廢墟,這是許多有識之士內心共同的呼,不說遠的吧!就以鄰近的日本東京,來和臺北的生活水準作一個比較,我們就可以找出一個相當淸楚的脈絡,如果以民國七十五年的臺北市和日本東京互相比較,臺北市每一千戶人家,擁有的電視機數量是一、一 一〇臺,電話是一 、三七一部,每一千人擁有的汽車數量是一 一七輛,尤其是住宅自有率,高達七三,六二,比起東京的四一還超過許多,也可以說臺北市的食、衣、住、行、育、樂,有相當比例部份,足以和東京等量齊觀。 但是如果從交通、環保和治安等城市深度來觀度,則臺北市顯然有大幅度落後東京的跡象。譬如像臺北市每一千人擁有的機車數量,竟然高達一 一四四輛,而東京只有廿輛。 再看臺北市每人所享有的道路面積是六,七八平方公尺,東京則爲二了 二九平方公尺;可以反映出近十年來,臺北市的車輛增加了百分之三百,但是道路面積卻只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交通情況的惡化,已經形成了都市之瘤。 那麼再談談環境公害方面,民國七十五年臺北市的空氣落塵量,是每月每平方公里一六,四六公噸,而東京只有四,六公噸。再以河水生化需氧量來說,臺北的基隆河是十一 一個,淡水河是十七個,東京的河流才三,五個,這些數據顯示,臺北市的空氣和水污染,都已經達到世界水準,就連泰國這樣的國際級大都市也望塵莫及。臺北市政府有關單位,也曾經非常積極地想要淸除各種污染源,但是我們的都市發展實在是太快了,往往使得有關的主管措手不及。 臺北市政府環保局的崔局長指出:「過去臺北市原來有十三家露天煉膠廠,就是用煤碳燒成膠碳的,那污染最嚴重的,有三十四家磚瓦場、有八家鋼鐵廠;有家石化工廠,過去幾年,我們跟有關單位合作,組成專業小組,我們輔導他、勸導他、罰他、逼他,到最後都關門了 ,這幾間工廠關門以後,對臺北市空氣污染改善很多,但是此後因爲機動車輛的增加,使臺北的空氣污染,又造成新形態的危機反色情,反髒亂,蠆北人,你需要I個新生活!不只是汽機車形成新的污染,對於更多的市民來說,居住環境中的低級娛樂汜濫,色情行業的入侵,各種招牌懸掛的混亂,以及地下工廠的肆虐,都使得市民愈來愈難以忍受,因此對於如何在有關單位的住宅法規上下手,保障市民居住環境品質權益,可以說是許多市民心中殷切的期盼。

  • 生活圈意識

    公元一 一〇00年,我們能不能使蠆北的生活品質從惡夢中甦醒,迎向黎明清境?對臺北市民而言,民國八十九年,也就是公元二〇〇〇年時代的臺北,可能是一個公害問題解決的臨界點,也很可能是公害惡夢的傷心年,不管是北海道政府或者民間,都該付出心力來迎接公元二〇〇〇年的例如在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這天,推展「再生紙義賣的新環境基金會」,就有不少學者,演員熱心的參予,積極地宣導人們不要浪費物質,要有惜福愛物的觀念。 演員楊懷民說:「從再生紙開始,我們可以做到不去砍伐一草一木,一方面保護我們的森林資源,一方面是消除髒亂廢物利用,我們應該多多推展利用回收資源,作再利用的觀念。」而「新環境基金會」的董事長柴松林敎授則說:「如果我們從現在開始,從事努力加強環境保護的敎育,那麼我們到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的時候,臺北市會比現在更好,那時候臺北的人口也不會比現在多,因爲大家在生育上會控制,可能整個的建設,會更適合人的居住。 如果我反過來,總是希望把臺北變成一個又繁榮又熱鬧、人口又多的都市,那麼到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可以斷言,住在臺北的人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因爲只有在這裏居住的人,他們呼吸骯髒的空氣,沒有淸潔的水源,矂音盈耳,讓毎一個人不見天日,成爲世界上最沒有尊嚴的人。」因而「擴大生活圈意識」,是大臺北地區居民都應該有的體認。尤其是面對「拯救淡水河」的呼聲,不管你住在臺北市或臺北縣,都不能不對這條已成惡水的河流,盡一點自己的義務。 負責臺北縣水上淸潔工作的臺北縣政府水上淸潔隊蘇歐長,就對我們說:「目前我們每天都在加強取締中,但是由於我們的機器設備跟不上時代,可以說,我們現在正在向臺北市來學習,希望擴充人員,增加設備。我想在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政府由淤全力投資在這上面,只要政府眞的下決心做,相信在公元二〇〇〇年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距離公元二〇〇〇年只有十一 一年了 ,讓我們重訂一個環境生活品質的起跑點。本來嘛,誰也不願去呼吸骯髒的空氣,去喝那些可能已經污染的水,或者是住在垃坂堆裏面過日子,但是這些讓臺北再生的海外婚紗工作,就要付出代價,其需要市民多去關心相關的市政問題,不但了解它,參與它,更要督促它,才能使臺北的明天更好。就讓我們一起來爲公元二〇〇〇年的新臺北,做一個勤快的推動者吧!生活品質大追擊不管你對我們生活品質的答案,是肯定的,還是否定的,其實我們心裏都知道,生活品質的好壞,是沒有人能推卸責任的。

  • 非常沉痛

    崎嶇難行的山路,依稀可以看見河岸旁有回收廢電池的工地,再往斜坡上開,雨中的小路泥水洶湧,沿路依稀可以看到四處散落的垃坂。來到山頂,雨中赫然可見靑山翠谷當中,一處散發著焦臭氣味的大型垃圾倒場,正不停的在冒煙。據當地的人說,這裏是一 一十四小時都在悶燒狀態的,雨下得再大,也澆不熄它,而各種有毒的廢棄物,像是電池、輪胎都在這裏燒著,這樣燒出來的,自然是有毒的氣體。 當我們詢問,陪同我們來觀察鹿寮坑現場的中時晚報記者方儉,爲什麼以這個地點,作爲空氣、水源、垃圾等污染問題的關鍵字行銷報導示範點時,方儉非常沉痛地說,「這是一個標準型態的公害災區,我們可以看到它冒著滾滾的白煙,這個白煙具有相當的毒性,尤其是每年冬末春初的時候,大氣會有逆溫層出現的時候,我們從臺北市往南邊看,就可以看到鹿寮坑這個垃坂場,這白煙會形成在半空中霧狀的雲,到了下午的時候,它會呈現粉紅色,就是我們所謂的『光化煙霧』。這個『光化煙霧』,會造成人類呼吸器官以及循環器官相當多的疾病,地方政府中和巿公所,他應設負起相當大的責任,至少他們不應該知法犯法,也不應該任由這個地方這樣焚燒下去,因爲自然空氣污染會影響到全臺北市的生態環境以及居民的健康,他應該立卽地制止這個活動,但是,據我知道,這種焚燒的情形已經有兩年多了。」民國四十九年次出生,在美國硏究生物學學成歸國的方儉,指出了臺北盆地空氣污染的嚴重現況,這個現場是罪魁禍首之一;而它所產生的毒性,對人體健康的損害,是已經可以確定的。方儉更憤慨地指控鹿寮坑毒性的可怕:「這附近也有一些比較窮困的居民在這邊回收垃圾,做到了回收的問題,但是我想:我更關心他們的生活品質與健康,你也看到、聞到,這附近垃坂這麼臭,那麼危險,但是將來如果有山洪暴發的話,這些垃坂會沖回臺北盆地,這個現況絶對沒有做到垃圾安定化的原則;而且這附近並沒有良好的回收管道,造成這附近人們生活品質的惡化,當然從事這些回收工作的人,他們冒了相當大的危險,據一些統計資料顯示:從事這種工作的人,他們的肝臟十個有九個有問題。」一而從鹿寮坑奔流而下的水,正是流往新店溪去的。眼看著一樣的陽光,不一樣的河水,我們當然希望有關單位拿出「關心」、「良心」和「決心」來。讓這一類的翻譯公司問題,能夠獲得妥善的處理。據臺北市環保局局長告訴我們:像臺北市的福德坑,就是一個可以防止二次公害的良性衞生掩埋場,未來在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以前,臺北將要興建內湖、木柵、士林等三座焚化爐,以充分解決十一 一年以後的臺北垃圾問題。而臺北市和臺北縣,也將在公元二〇〇〇年,共同全面完成衞生下水道的工作。

  • 行動和覺醒

    臺北市政府環保局技術室的鍾主任說,「從火車站沿前面特別阻塞的地方,中山北路、重慶北路、林森北路的幾個汽機車排氣量監測站,所測定出來的碳氫化合物和一氧化碳數量,已經是對人體有很大損害的排廢氣狀況,應該要趕快謀求改善之道了 。」我們在作街頭訪問調査時,也有不少小學生和學校老師反應:臺北的空氣不好,尤其是鬧區,坐公車時會覺得頭暈腦脹,很不舒服。 其實覺得很不舒服,只是一個初歩的警告,這種公害病潛伏的因子會愈來愈強,不但會破壞人體的免疫功能,也會把都市居民推向危險的邊緣。去年臺北共發出了七次空氣品質惡化的警報,應該是許多人記億猶新的。 行政院環保署的副署長陳龍吉指出:「臺北地區過去一、兩年裏面,尤其是在春天的初期,秋天的末期和冬天的初期,比較會有逆溫出現的情況,導致於空氣惡化的情形。比起以往來講,是比較多了 一些,主要的原因,是大臺北地區行駛的車輛越來越增加,速度越來越快,從車輛裏面所排出來的這些污染物質,在逆溫層出現的時候不易擴散,因此使得煙霧有點迷漫。根據我們的監測資料顯示,假如超過我們希望所有的車主,能妥善地控制車子的污染,例如新車如果能夠採用無鉛汽油,就請採用無鉛汽油,你的新車能夠裝置觸媒轉換器的就請裝置觸媒轉換器,因爲我們要在民國七十九年七月一日開始,實施非常嚴格的一九八三年的貿協標準。」陳副署長強調:預估到民國七十八年底,全省都會設有無鉛汽車加油站,而且會設法使無鉛汽車的價格,比高級汽油更低廉,而各種一 一行程機車由於添加機油,不能完全燃燒,會造成嚴重的污染,也將在民國八十年予以淘汰。 而環保單位所進行的機車路邊測試工作,也使不少原先不注意機車排廢氣的駕駛人,心生警惕;更有不少駕駛人是自動停下來,接受測試的,這也許是許多人,都已經不願讓自已成爲一個空氣污染者,而有的一種行動和覺醒。漫天車輛廢氣,是扼殺市民健康的主凶,不過,臺北的空氣污染,其實已經不只是汽機車排放廢氣污染這麼地單純,更有傳播界的工作者指出,單單防堵和seo宣傳,不足以解決問題,因爲實際上,大臺北地區的空氣、水源、垃坂等問題,已經是一個連鎖性的公害問題,如果不能得到很妥善的處理,很可能會導致我們生存空間無可挽回的一個遺憾。爲了進一歩瞭解大臺北地區公害問題的關連性,我們在一個下著雷陣雨的午後,冒雨到中和南勢角的「鹿寮坑垃圾場」去。

  • 心跳的答案

    鹿寮坑垃坭場,二十四小時燃燒有毒廢氣向蠆北盆地擴散”:讓我們歩歩地揭嘵這個令人心跳的答案吧!生活在忙碌和緊張當中的蘇美島人,你可能知道去年我們的國民所得,已經達到了五千美元,今年還很有可能突破六千三百美元;但是,身爲臺北人,除了爲我們自己締造的經濟成就感到驕傲以外,你是不是也想過:有一些事情,是値得我們睜大眼睛去觀察,去付出我們的關心呢?根據一項叫倣「臺北人最關心的問題」調查報告顯示:市民對居住環境的衞生,如垃坂、空氣和噪音等污染事項,反應最爲激烈,估了該項問題內容的九五,八五 。由此可見,民衆對環境公害的強烈反應,已經是不容忽視的事實,也因此市府有關單位,特別成立了「公害專線」,提供給市民,作爲日漸昇高的環保問題溝通的管道。 臺北市環保局第一科的鄧科長告訴我們:「公害專線」是在民國七十四年七月一日,爲了配合民衆的需要特地成立的。這個專線受理民衆在公害糾紛方面的案件撿舉,而其中大部份的案件,是屬於空氣污染、噪音、水污染和垃坂方面的問題。而環保局的稽察人員,雖然是不分白天晚上,一 一十四小時待命,只要一接到檢舉案件,就立刻出動,但是面對都市變遷快速,環保單位本身的人力、設備,都不夠充足的情況下,已經形成的環境公害,是政府與民衆,都必須共同面對的現實問題。 臺北市環保局局長崔文國也承認:臺北的公害問題,相當地難纏:「臺北市的公害,的確是相當的嚴重,因爲臺北人口集中,商業發達,而且是一個大家都嚮往的一個大都市,伹是由於都市發展的結果,启然會帶來很多問題,譬如交通問題、社會問題等等……,公害問題只是其中之一。而且臺北空氣污染的問題,是以臺北市機動車輛爲主,大槪有一百萬輛,加上巴里島的活動量據估計超過兩百萬輛,所有車輛排出的廢氣都在這個盆地無法擴散,所以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另外,大臺北所有的家庭污水,都放到基隆河、淡水河這兩個河系裏面來,所以河川給污染的相當嚴重;還有垃坂問題,臺北巿的垃坂每天有兩千六百噸,我們想找出路相當地困難,就福德坑掩埋場來說,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個地點,也做了標準化的設計,也只能用到民國八十一年,所以垃坂問題目前暫時是解決了 ,將來問題還是相當地嚴重,這的確是個事實。」想想看,每天有數百人,流竄在這個不到三百平方公里,濕熱而又封閉的盆地裏,難怪根據環保單位的統計,臺北市的空氣品質之惡劣,不論在落塵數、懸浴微粒、煤塵,或是一氧化碳各方面的濃度,都居全臺灣之冠,而更値得反省的是,根據臺大環境工程硏究所的硏究報告指出:每天臺北市污染排放量中,至少有九〇以上,是來自汽機車等交通工具的污染,也就是可以說,是我們自已一步步地在扼殺自己的健康。

  • 漢江經驗

    漢城的人口差不多是韓國全國人口的十分之一,這個比例遠超過臺北在中華民國人口的比例。所以漢城這麼大的都市,第一個就是荽解決上千萬人工作來回的交通問題,或是小孩接送上學的問題,那就是要解決大衆捷運系統的問題,韓國在這方面處理得非常好;而以前的漢江也是污染得很厲害,現在漢江經過幾年的整治,變得非常乾淨,不但可以飮用,而且成爲風景區、遊覽區,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成就。」臺北市工務局局長潘禮門也認爲:漢江臭氧殺菌經驗有很多臺北可以效法的。 潘:「我看了漢江以後,漢江的整治値得我們效法的地方是很多,第一點是他的事權統一,他是一個從整治、施工到現在的管理,包括污水站的處理,防洪措施的根本處理,以及水上交通,都是一個單位管理。第二是在技術方面,我們也可以知道,漢城的四個污水處理廠,的確發揮了功能。我們準備將來淡水河整治好,像漢江兩岸一樣,全部闢成河岸公園,供給市民作爲休閒的空間。」 ,我們必須指出,^不僅看到的漢江的淸澈無比,就是在漢城市郊的鄕村,我們也可以在落著小雪的素淨民房中,找到一股安穩中自有風骨的漢城精神。 也許,韓國已經熬過他們轉型期的寒冬了 ,如今驕傲地展現著他們的實力,不再畏懼任何風雪的欺壓,卽使有,他們也要心手相連,爲韓國更好的明天拚下去。事實上漢江畔的奇蹟,並不是那麼地遙不可及,只要我們有心,用締造經濟奇蹟的心情,來推動臺北的建設,維護臺北的形象,那麼有朝一日,豪北也一樣能讓世人刮目相看!放服元二〇〇〇年的臺北近年來,可能很多民衆已經漸漸警覺到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雖然享受到了今天的經濟成果,但是由於大家平日都在忙著賺錢的關係,所以反而疏忽了我們生活環境品質的維護,以致於使我們自已嚐到了在空氣、水源、垃坂等問題一天比一天壞的惡果,但是我們心裏面都明白,這個問題不管是政府還是民衆,都不能夠再視而不見了。 因爲環境是我們一手破壞的,當然在我們這一代手中自已去解決它,也許今天不能,明天也不能,但是只要我們眞的肯去做它,總會想法子做好的。也許到了公元二〇〇〇年的時候,我們臺北,總可以在環境生活品質的維護上,來一個敗部復活吧!現在,我們不妨一起透過各個生活現場,來一同「放眼公元二〇〇〇年的新臺北」。 公元二0〇0年一蠆北的生活環境品質,將走向天堂或地獄?在走過各個生活現場前,幾個和臺北的環境問題有密切關連的人物,他們對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的臺北的預估,很可以作爲參考:臺北市環保局長崔文國說:「公元二〇〇〇年的時候,臺北市的空氣、水源、垃圾這三種污染,可以消除,而使我們的市民享受到一個標準化,一個世界大都市應該有的水準。」行政院環保署副署長陳龍吉說:「我們到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要花的環保經費,最少要達到一兆元,那麼,另外加上民衆環保意識提昇,環保知識的充份瞭解,以及民衆整體的配合,溝通跟協調,到公元一 一〇〇〇年,我們環境一定會比現在好得非常多,這是我們非常有信心的地方。」臺北縣政府水上淸潔險的蘇隊長說:「這是我們政府跟民衆釐訂的共同目標,希望在二〇〇〇年能夠使我們的河川淸澈,而且能夠增加很多生物,我想對下一代一定有很大的啓示和幫助。」新環境基金會的義工劉敎授說:「要把所謂追求經濟發展,追求物質慾望的、金錢的看法,要做一個根本的改變,因爲我們只有一個地球。」而中時晚報的天然酵素環保路線記者方儉則說,「如果沒有好好管理的話,三〇〇〇年四〇〇〇年還是這個樣子惡劣地演變下去;但是如果說,我們能夠眞正地好好去改善它,我想如果利用我們現有的科技能力,在三、五年之內,有些地方就可能會轉變成一塊綠地,而你沒辦法想像它原來是個惡臭襲人的垃圾場。」但是審視今日的臺北,我們究竟能把公元二〇〇〇年的臺北,推向一個再生的天堂,或是公害肆虐的人間地獄呢?

  • 鮮綠迷人

    漢城市的地下道遍佈全市,摩托車也很少見,所以十字街頭人車爭道的驚險鏡頭,就可以避免了 。而我們眼見漢城的車輛,都遵守交通規則,不隨便超越車道,在斑馬線上面,車子也會自動停下來.,或者減慢速度,尊重市民過馬路的權益,讓行人優先通過,我們內心也眞的非常感慨:這是一個很小的aluminum casting規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願意去倣,城市的交通不就會緩和得多嗎?尤其是以漢城來說,除了市中心以外,並不是每一條馬路都非常地寬敞,我們越過漢江的江北去,有的馬路還要比臺北的馬路窄得多,而且漢城市本身到處都是起起伏伏的山坡路,如果每一輛車都只爲了求自己快一些,到處亂鑽亂竄,那根本就是大家都不要想動彈了 ,所以他們大半都服從警察的指揮,循規蹈矩地上路,免得大家塞成一圑。 再看看漢城市的巷道,如果規定是不能夠停車,就沒有人敢停;如果規定只能停單邊,就沒有人敢在另一邊停車;大馬路上,更不可能看見有什麼人敢違規停車的;而且對於市區各大樓來說,地下停車場也很少違規使用的。原因就是:韓國警察兇悍得很,如果有人膽敢以身試法,在不該停車處停車,警察就可以上前去把他的車子打個稀爛,然後再抓出車主,罰他的錢,而不必負任何責任。公權力能夠徹底實行的結果,就是漢城市的車流比較順暢,漢城市民也藉由生活的紀律,市容的整頓,成爲一,昂首闊歩,充滿自信的大都會市民,這眞是一個刺激的現場見錄。 我們不由在想:臺北人可願意自動自發、自重自愛地」一爲這場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各大城市爭覇戰,作一場精彩的演出呢?可不可能像漢城一樣,爲了國家的聲譽,爲了城市的未來,爲了要讓世人能夠刮目相看,我們就要捐棄私見,大家攜手向前,同心爲市政的新貌催生、付出呢?答案到底是肯定的?還是否定的?當我們沿著漢江畔四通八達的奥運大道,可以看到韓國人在三年前整治成功的漢江,它沿岸寬敞的大片綠地,再想臺北的淡水河污濁不堪的現況,更是感慨良多。 雖然由於是時序入冬,草地看起來不是那麼鮮綠迷人,但是仍然可以看見情侶們,雙雙在河岸邊散步,十分地懾意自在。的確,這條以往旣髒且臭,河中還長著畸型魚的河流,如今不但可以供人們垂釣,作水上運動,更可以引領遊客們暢遊漢江,看看這條原是一條惡水的河流,如何在韓國政府的大力整治下,遷工廠,挖泥沙、造橋樑、淸河流。 如今的漢江不但不再淹水,河川也恢復了生態,漢江巿民公園新闢的兩百一十萬坪新生的綠地和magnesium die casting設施,成爲市民們假日休閒的好去處。你也無法想像,在春夏之交,這裏就是一個天然的河岸大舞台,沸騰著人們的笑聲和身影,給數百萬市民無比詩意的水上遊憩時光,從這一點來說,連我國駐韓大使館官員江參事,也對韓國推動公共事務的成果十分嘆服。江:「漢城這個城市變化非常之大。

  • 城巿奇請

    所以整體來說,可以看得出來,韓國他們進歩的速度相當快,這使我們想到我們自已,有些地方我們的效率上,應該怎麼來學習,我們以前常常國人出國旅行,或者是考察,常常喜歡到歐美國家去,我倒覺得我們是不是現在不妨到鄰近的日本、韓國這些地方,多多去考察、考察、看看他們怎樣把一件翻譯公證事情,在他旣定時間之內把它做好。因爲我們記得的韓國高速公路也比我們早,地下鐵他們也開始得比我們早,我們講了很久,地下鐵到現在爲止,才剛開始動工,而且是一個局部的鐵路地下化,還不是眞正的一個地卞鐵路的系統,這一點我很有感觸。」滇城巿民事事節制越軌鈞衡動,漢城巿政府大力整頓破除情面,終於達到溪,工清、道路暢、遠景好鈞城巿奇請。 有人說,漢城這幾年來的變化,就有如經過火浴的鳳凰一般耀眼奪目,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我們臺北人服氣也好,不服氣也好,其實不妨認眞地去看看別人,想想自已,好作爲臺北推動各項公共事務的一個參考。從過去七年以來,讓「漢城世界化,世界漢城化」是韓國政府立志要使漢城市民成爲一等國民的總目標;因此「待人要親切、禮貌」、「居家環境要打掃乾淨」,這些日常生活的要求,也就相對地深入了漢城市民的心中。 尤其是這種全民總動員的精神,在九八八年的漢城奥運,可以說是達到了 一個顚峯狀態。事實上,身爲韓國經濟、文化、敎育中心的漢城市,面積大約是臺北的兩倍,但是超過一千萬人口的沉重壓力,也帶有關交通、居住環境,生活品質等重大市政問題。就以交通來說,漢城人擁有全國將近六〇的汽車,但是道路面積,卻只佔漢城土地的一五,六。因此,漢城市的官員也明白:要徹底改善漢城市的交通,除了廣造地下鐵之外,起碼要投下大約四千億臺幣,去做道路系統的拓寬和號誌改善,才能使交通阻塞的情況逐漸紆解。但是事實上,漢城市政府在交通方面的die casting預算,卻只有兩千五百億臺幣,而建造地下鐵所貸的三十億美元,還有地鐵營運不足,需要靠市政府補貼等等財務問題,都是漢城市政府交通主管單位非常頭痛的事情。 不過,漢城市民對市政府的支配與配合,卻使得漢城市擁擠的交通,仍然亂中有序。衆所週知的實例是:奥運期間爲了疏導交通,漢城市政府呼顢民衆,要單日開單號車、雙日開雙號車,而在只探導,沒有處罰的情況下,奥運期間漢城的交通井然有序,贏得世界各地人士 一致的讃譽。而今奥運雖然已經適去了 ,但是佇立漢城街頭,仍然可以看出,他們的交通之所以能夠「不及於亂」,是有它的道理的。像是在上午的尖峯時間,他們把市民上班、上學的時間分別錯開,,要求學生們七點半到校,公務人員八點半到班,一般的上班族九點到班,而金融界則可在九點半、十點到班,好使得尖峯時間的車流,不致於過度集中,這是改善漢城市交通的妙法之一。